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掐诀起卦,伯府小透明在京城兴风作浪!
掐诀起卦,伯府小透明在京城兴风作浪!全文在线阅读 元荼谢与周小说全本无弹窗

掐诀起卦,伯府小透明在京城兴风作浪!枣不逗

主角:元荼谢与周
《掐诀起卦,伯府小透明在京城兴风作浪!》这本小说真的很好看。枣不逗的写作文笔也很好,全书精彩,很值得推荐。元荼谢与周是该书的主角,小说内容节选:青玄观赫赫有名的小道长元荼有一枚法器“太玄八卦镜”。既能卜人之前程,也能驱魔去邪。若以最宝贵之物置换,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2-04 06:06:05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9章

另一边,元荼没好气地回到厢房。

香桃早就整理好小包裹等候着了,见到姑娘回来:“姑娘,奴婢已经整理好了,咱们现在就回去。”

元荼微微点头,出门时迎上李雁如两主仆。

李雁如笑着过来打招呼,“元姐姐怎么回去,我哥哥来接我了,元姐姐要不乘坐我家马车一同回去?”

李雁如的哥哥,应就是刚在场答话的大理寺少卿李致了。

想到刚他不卑不亢的模样,元荼对这兄妹俩的好感蹭蹭上升。

“不必,你先和你哥哥回去吧,荣昌伯府也有马车来接我们。”

“那元姐姐再见,要是有空,多来找我玩呀,我还有好多话本子要给你看。”

元荼看着李雁如蹦蹦跳跳离开。

还真是个小娃娃。

转头看到香桃一脸纠结。

“怎么了?”

“姑娘,伯府没有马车来接我们回去。”

昨日那车夫把她俩放在谢侯府门口后,头也不回就离开了,也是因为此,才被别家小姐看见嘲笑了很久。

元荼:糟糕,忘了她是个不受宠的倒霉蛋。

"谢侯府离荣昌伯府有多远。"

香桃扳指算了算:“不停歇的话,黄昏时能走回府里。”

“......”

还能把小妹妹叫回来吗?

两人只好徒步回去,走到谢府门口。

只见面前一辆华丽的马车刚刚离去,而马车后跟着一条白亮的大狗。

更准确地讲,那是条白色长毛獒犬。

元荼眯眼,想到记忆里的把她冲撞进荷塘的大物。

她问看门的谢家仆从:“大哥,刚离开的马车是哪家的呀?”

仆从大哥看了一眼前方,得意笑笑:“那是我们郡王爷的马车,看到那条大犬没?”

“它是郡王爷从前边关打仗带回来的战利品,一等一的好犬。”

想明白前因后果,元荼冷笑,好好好,终于找出凶手了,果然是条好犬,可真护主呐。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

元荼跟着香桃慢慢走回荣昌伯府。

一路无聊,元荼便讲起了香桃不知道的这部分实情。

香桃边走边吃着从谢侯府打包来的小点心,听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给元荼递上一个。

元荼接过小点心,问:“香桃,我讲的这些,你会信吗?”

“只要姑娘说的,奴婢都会信。”

元荼眼眶红红的,竟然被一个小丫头感动到了。

“奴婢以前问吴嬷嬷,在道观生活的两年里姑娘为什么过得这么开心,现在知道了,原来是偷学道术去了。”

“......”

香桃:“姑娘,叶姑娘的魂魄您打算怎么处理?”

“找个时间去道观给她超度往生。”

香桃:“姑娘还是那么善良。”

元荼敲了敲她的脑袋:“我可没那么良善。”

往生之前,在地府该吃的苦头叶舒婉一分也少不了。

黄昏时,两人总算赶回了荣昌伯府。

“站住。”看门的小厮把她俩拦住。

香桃拂开小厮的手,插着腰:“这是荣昌伯府的三姑娘,你哪来的胆子拦人。”

小厮长得尖嘴猴腮,听完这话,咧嘴笑笑,双眼拉长,更显得小人模样。

“呦,原来是我们的三姑娘回来啦,大夫人说了,让三姑娘在门口跪上一个时辰,去去晦气。”

“你!”香桃嘟着脸,气呼呼的。

她和姑娘在伯府里本来就是看人脸色过日子,每日战战兢兢,受了不少委屈,现在还要在门口罚跪,人来人往这么多......

她心疼姑娘啊。

“大夫人还说了,三姑娘若是不肯,就只能我们几个动手了。”那小厮嬉笑着挽上衣袖就要过来。

香桃张开手要拦,却感觉肩膀被拍了怕。

转头看见姑娘冷着脸上前一步,伸开右腿猛地往前。

“啊!”那小厮捂着下档蹲下,满脸痛苦。

“好狗不挡道,滚开。”

元荼丢下话,带着表情愣怔的香桃推开了伯府大门。

“看屁看,还不快去禀报大夫人。”蹲地小厮不耐烦地朝同伴喊。

另外两个小厮才回过神,往里跑去。

香桃满眼冒星星,竖着大拇指夸赞:“姑娘,这一脚实在是英勇。”

元荼勾了勾唇:“不给他厉害,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

“可是咱们这样进来,大夫人肯定不会罢休。”

香桃想到以前的遭遇,脑袋又耷拉下来。

还没耷拉一会呢,前路就被一队赶来的人堵住了。

元荼立住,看向为首的妇人。

那妇人生得宽胖,穿着华丽,戴满金银珠宝,却透着一股庸俗之气。

脑海中记忆浮现,这就是荣昌伯府大爷的正妻何氏,也是她名义上的大伯娘。

当初原身爹去黄州赴任时,把她托给了这“好伯娘”,结果让原身过得凄惨孤苦。

何氏走到跟前,眉头一蹙,出声道:“跪下。”

元荼未动,丝毫不怯地看着她。

何氏更生不悦:“我叫你跪下听到没?”

元荼淡淡道:“大伯娘既要我跪,总要有个我该跪的理由。”

何氏冷笑:“你私闯郡王院子落了水的消息早就传遍京城了,让荣昌伯府丢尽脸面,你说你该不该跪!”

“伯府能让你去参加这上等宴会,你就该感恩戴德,怎么还能做出这种丑事?”

“当初就该让你在道观里自生自灭。”

“哼,现在让你罚跪算是轻的,等伯爷回来,看怎么收拾你。”

这段时日伯爷外出办事,不在京城。

一顿噼里啪啦的责怪下来,周围的丫鬟小厮窃窃私语,对着元荼指指点点。

“说够了吗?”

元荼突然开口,周围的议论声停息下来。

“我倒是要问问大伯娘,去谢侯府参加宴会,是不是大姐姐和二姐姐不愿意去,所以最后才让我去?”

“是又如何?”

“既然是别人不要的才给我,我又何必感恩戴德。”

“我若要感恩戴德,那大姐姐二姐姐又算什么,对伯府忘恩负义?”

何氏瞪开那双本就不大的眼睛,怒道:“你少在这血口喷人。”

“再说说我私闯郡王院子落水的事情,既是为伯府名声,大伯娘怎么不想想我会不会被人陷害,现在直接不由分说责备我,笃定了事实,是铁了心要让伯府真丢了这个脸面吗?”

小说《掐诀起卦,伯府小透明在京城兴风作浪!》 第9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