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穿成冷宫弃妃后,我被暴君宠上天
穿成冷宫弃妃后,我被暴君宠上天晏景明宁春和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穿成冷宫弃妃后,我被暴君宠上天只只鲤

主角:晏景明宁春和
只只鲤写的《穿成冷宫弃妃后,我被暴君宠上天》的情节跌荡起伏,扣人心弦,人物生动鲜活,让人过目不忘!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古代言情作品了!主要讲述的是:穿成一代暴君的冷宫弃妃。我却爱上了书里的反派,晏景明。为了从无数死路中找到他的一线生机,我死了五次。直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4-02-04 06:17:03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三章逃不开的死局

5.

近乎是下意识的动作,我将晏景明推到一旁。

箭矢也在同时洞穿我的胸膛,耳边似是穿过风声,胸口开出一片血花。

痛,钻心的痛。

现代的我连去医院挂水打针都怕,从未想过我有一天,会为了谁承受钻心的疼。

大脑里一片混乱,思绪控制不住身体,重重跌落在地上。

“姐姐!”

晏景明脸上惊恐万分,明明平日里遇到叛乱,他也淡然处理,今日怎么就慌了?

侍卫们从暗中现身,将四周围了水泄不通,很快便将放箭的死士拿下。

原本此时,主犯该拖到帝王面前,等候发落。

但没人愿意,或者说,没人敢在此时触帝王的眉头。

晏景明把我搂在怀里,孩子一般无措。

箭矢正好贯穿我的胸膛,若是拔箭,只会让我死得更快。

我从未有这种体验,就连呼吸都是折磨。

“姐姐,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他颤抖着握住我的手,“去叫大夫!去宫里找太医,姐姐若有事,我让你们都陪葬!”

“没用的晏景明,不要......拖累旁人,不要找了。”我摇摇头,每说一个字,胸肺都像是被钉板挤压。

这个时代,没有现代医学的救助,这一箭就是致命伤,加上箭矢上沾了东西,没有抗生素,我绝无生还可能。

若是为我再拖累旁人,不值得。

晏景明双眼通红,眼泪带着体温,大颗大颗落在我脸上。

他捧着我的脸,表情无助,四处张望,最终,目光停在河边的一角。

那是他还未能放飞的孔明灯。

一瞬间如绝路之人,找到了唯一救赎之光。

“是我没把孔明灯放起来,是上天没能听到我的愿望。”

“一定是这样的!”

“上天听到我的祈愿,姐姐你就会没事的,姐姐你一定会没事!”

晏景明几乎大吼出声:“去把朕的灯点上!”

侍卫们手脚很快,暖色的孔明灯孤零零飘在天上。

不知是哪里裹来一阵东风,就在河中央时吹灭了那一点微弱的火,载满起源的孔明灯骤然坠落,湮灭在冰冷河水之中。

放灯的侍卫面如死灰,跪倒在地,木然承受晏景明的怒火。

“拖下去乱棍打死,打死!”

他神情激动,身影似乎与我记忆中那个朝堂上一怒伏尸百万的暴君天子重叠。

“晏景明,不要......杀人。”

我用尽全力攥紧他的袖袍。

“做个好皇帝,不要......不要杀人。”

心脏像是再承受不住压力,终于不再挑动。

血液似乎在四肢百骸中停止游走。

思绪也被拉得越来越远。

正是当初意识回归时的感觉。

迷蒙之间,我听到晏景明的哭嚎。

“姐姐,别丢下我,别让我只剩一个人,姐姐——”

我想告诉他,晏景明,做个好皇帝。

可我没有力气了。

眼前白光一闪。

我睁开眼,被台灯刺眼的白光晃到。

看清周围的环境后,我赶忙低下头翻那本小说。

出乎我意料,这本小说薄了不少,上一次穿越,分明还剩六百页。

此刻页尾却停在五百这个数字上。

看到晏景明不再顶着暴君两个字后,我长舒了一口气。

这下晏景明,总算能长命百岁了吧。

可下一秒,冰冷的文字包裹住我,近乎让我窒息。

“仁宗晏景明终生未娶,事必躬亲,忙于朝政,35岁早亡,棺椁中放着一盏燃了一半,只剩‘岁岁平安’四字的孔明灯。”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晏景明的生命还是会终结在这里?

6.

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救了他,为什么晏景明逃不开死局?

一夜白头,壮年早亡,八个字便是他的一生吗。

我想到他还带着岁岁年年四字的残灯永眠,明明没有伤口的胸腔还是骤然发痛,钻心腕骨。

为什么不是暴君,也会死?

他是仁宗,能称仁宗,必是勤政爱民,而三十五岁早亡,一夜白头......

他是......活活累死的。

心脏仿佛被谁死死攥住,空气都凝滞在胸腔之内,不得行走。

是我。

是死前一句要他做个好皇帝,活活害死了他。

是我害了他啊。

他一直都记着我的话,还带着那盏灯。

隔着冰冷的文字,闭上眼,我眼前几乎是他的灵柩棺椁,还有他紧闭双眼的年轻遗容,满头白发。

我不想要他做什么仁宗,不想他早亡。

他只用做一个守成之君,无功无过,好好的活着就够了。

我只想他活着!

7.

再次撕下书页,一阵天旋地转。

这次醒来,迎面而来一柄长刀,险些把我劈成两半。

我吓得呆愣在原地,只来得及闭上眼。

‘当’的一声。

长刀被震飞,迸发出一阵叫人牙酸的碰撞声。

眼前之人的背影挺拔,隐隐有些熟悉,似乎是记忆中的模样。

“晏......”

他陡然转过身,不是记忆中的少年。

一声戎装,像是个守城士兵。

“姑娘,快逃!恒王的人已经杀到京都了。”

恒王?

故事里,恒王是晏景明杀入京都前的封号。

他见我没有反应,干脆扯起我一路往城门方向跑,只等城门关上了,他才长舒一口气,眉眼舒展下来,随意靠在墙壁上大口大口喝水。

见我还是呆呆傻傻,他仿佛恨铁不成钢:“我说你一个姑娘家,看你这装扮,也是个体面人,怎么逃难还和家里人走散了,知不知道你刚刚差点让吃人的土匪给砍死了?”

我赶忙低声道谢,想看看身上有什么可用来答谢的东西,可找了半天,只从手腕上看到一根红绳,只好从脖子上解下玉佩递给他。

年轻小兵摆摆手,“算了吧,你一个姑娘家,乱世难混,你留着自己过活才是,这个我都拿,我不就成了个活畜生?我又不是恒王,快打进来了,人人闻风丧胆。”

恒王要打过来了,那意思是,晏景明要来了?

小说《穿成冷宫弃妃后,我被暴君宠上天》 第三章 逃不开的死局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