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竹马变驸马,驸马成渣渣
林姝沈宴知小说章节目录 竹马变驸马,驸马成渣渣全文阅读

竹马变驸马,驸马成渣渣小橙花

主角:林姝沈宴知
《竹马变驸马,驸马成渣渣》是小编最近入坑的一部佳作,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分别为 林姝沈宴知,作者“小橙花”是很多网友喜欢的大神级别作者,大大创作的内容值得细细品读:竹马高中状元,却也成了驸马。只因怕我在他们大婚当日闹事,就将我关在了柴房里。没想到一场大火烧得我全身焦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2-04 06:47:17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四章有什么就说,本王替你做主

4.

我开始在白天四处搜寻各种食材,晚上闷在后厨捣鼓吃食。

酒楼里渐渐有人说,客官林娘子厨艺了得,人美心善。

因为我准备的食材足够多,谁来都能分上一点。

当然,我只给酒楼里做活的人。闻香而来的客人,是没得吃的。

否则掌柜的怕是会第一个跳出来,把我赶出去。

我数着日子,足有七天了。

掌柜的竟然还没来找我商量合作的事儿。

我有些着急,莫非是我做的还不够好吃?

还是农女的身份太过低微,他瞧不上?

正琢磨着,屋门被人敲响。

我心中一喜,连忙起身开门。

「姝儿!你终于肯见我了!」

沈宴知瘦了一大圈,脸色发青。

我也拉下脸来,真是晦气,怎么是他呢?

「有事儿吗?」

沈宴知挤进屋子,「姝儿,这几天你都在忙什么?我每次来都找不见你。」

我站在门边,静静看着他,「我说,有事儿吗?」

或许是被我的态度**到了,沈宴知皱了皱眉。

「姝儿,你到底怎么了?这几天为什么躲着我?我很担心你。」

我低下头,声音又低又柔:

「我不想打扰宴知哥哥备考。」

沈宴知松了口气,「怎么会是打扰?你陪着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着,他就要上前拉我手。

我急忙往后退了几步,站在了门外走廊上。

冬生正从楼下上来,喊我:「姐姐今儿不做好吃的了吗?魏大厨今儿特意没回去,等您呢。」

魏大厨,是悦来酒楼的主厨,也是东家之一!

我终于知道掌柜的为何一直没找我了!

竟是拉上了魏大厨一起,要尝尝我做的菜!

我心中又是高兴又是紧张,「做!我这就过去!」

说完,就想跟着的冬生下楼。

然而沈宴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林姝!不许去!」

冷不丁的,我没躲过。

手腕被他捏得生疼。

我轻嘶一声,用力想要挣脱开,「沈宴知,你放开我!」

「我不放!」

沈宴知沉着脸,「你在家总是抛头露面就算了,怎么到了京都还是这样?丢不丢人?」

我心里猛地抽疼了一下,「你觉得我这样是抛头露面?你嫌丢人?」

我怒瞪着他,「这些年要没有我抛头露面,你哪来的钱读书?现在有信心考状元了,就嫌我丢人了?」

争执不过一瞬,声音也并不大。

但酒楼早已住满学子,又有天晚仍然滞留的食客,耳朵都尖的很。

立即就有人探着脑袋凑热闹。

沈宴知面皮薄,用力将我往屋里拽,「进屋说!」

「我不要!」

我可不敢跟他进屋,身子往后坠,想要挣脱他的束缚。

冬生见状就冲了过来,「你听不见吗?林姐姐不愿意跟你进去!」

他小牛犊一般,使劲撞在了沈宴知身上。

沈宴知咚地歪在门框上,这才松手,「哪里来的臭小子?」

我本就使劲往后躲,手腕上的力道一泄,身子就控制不住地往后仰去。

后面就是楼梯,这样摔下去必然头破血流!

我心如擂鼓,一时间又气又怒,又懊悔今儿总归是没能给掌柜的露一手。

就这么摔下去,别说是今儿了,怕是一两个月都好不了!

我急出了眼泪,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怎么还哭了?还不快站稳?」

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后背也似被人推了一把。

我忙踉跄着站好了,定睛一看。

说话之人正将折扇收回,啪地一声打开来,遮住了半张脸,冲我露出个骚包的笑。

那双眉眼,正是吃了我面的黑衣人!

掌柜的跟在他后面,一个劲冲我使眼色,「林姑娘,还不快谢谢瑞王!」

「多谢瑞王殿下!」

身体比脑子反应的更快,我忙屈膝行礼。

这竟是瑞王?那个传说中顽劣不堪的瑞王云倾墨?

云倾墨轻笑一声,「不必多礼,起来吧。」

我站直身子,就见他正看向躲在屋内的沈宴知。

冬生趁机告状,「瑞王殿下!就是他打人!差点把林姐姐推下楼梯!」

「我、我没有!」

沈宴知都结巴了,冲着云倾墨直摇头,「我就是想让她跟我进屋!」

眼见着事情要闹大,掌柜的拽了冬生一下,轻斥道:

「还不赶紧回后厨?怎么能拿这种小事儿麻烦瑞王殿下?」

冬生默默低下头,也知道自己是嘴快了。

睿王受惊,不怪罪就是好的了,怎么还能告状呢?

我也不敢多过奢求,默默往后退了退,让开了路。

谁也没想到,云倾墨开口了:「你为何不下跪行礼?是瞧不上我这个闲散王爷吗?」

「噗通!噗通!」

这话一出,耳边一片跪拜之声。

我也想跪来着。

他却像后背长了眼似的,回手又用扇子抬了我胳膊一下。

不悦地道:「谁叫你们跪了?」

我只得在他的动作下又站直了身子。

众人也纷纷起身,就发现云倾墨的眼神,正死死盯着沈宴知。

沈宴知脸涨地通红,噗通跪了下来,深深伏地,「草民,拜见瑞王殿下!」

这方向,跪的是云倾墨,也是站在他身后的我。

我红了眼,怪不得前世沈宴知会尚公主,权贵动人心啊。

「嗯。」

云倾墨不甚在意的应了一声,没让他起身。

反而很感兴趣的问他,「你将一个妙龄女子往屋里拉,是想干什么?」

周围立即有人忍不住笑出声。

这话问的,调侃中又带着几分压迫。

沈宴知脸更红了,「草民绝无他意!只是想与家妹说说话而已。」

云倾墨看向我,「是吗?你是他妹妹?」

我大脑飞速旋转,这云倾墨显然是要替我出头!

他是先皇的第九子,圣上继位时他年岁还很小,完全不具威胁性。

表面上,圣上一直拿他当亲生儿子疼宠,以示隆恩。

然而我前世死后不久,曾听说过,瑞王殿下在封地染病暴毙!

那些事儿本不是我应考虑的,可前几日他满身是血,我又不得不多想。

前世,他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一世,又是在筹谋什么?

一旦跟他扯上关系,我还能活多久?

我心乱如麻,一时有些拿不准是正受宠的月华公主更可怕还是云倾墨更可怕!

「呃?」

见我呆愣,云倾墨又好脾气的问了一遍,「你别怕,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本王替你做主。」

小说《竹马变驸马,驸马成渣渣》 第四章 有什么就说,本王替你做主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