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偏执占有自闭少年又在装乖骗我
《偏执占有自闭少年又在装乖骗我》顾清越景湛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偏执占有自闭少年又在装乖骗我佚名

主角:顾清越景湛
这是一部短篇言情小说,讲述了顾清越景湛在佚名的笔下经历了一系列惊险刺激的故事。顾清越景湛天生具备了超乎寻常的天赋,他面临着来自各方势力的追杀和考验。在这个残酷而神秘的世界里,他必须不断成长并寻找真相。继而,手法精细的将爱心放到两个小雪人中间。做完一切,他倏然站起身,挡住顾清越头顶的冬日暖阳。高大俊秀挺令人屏息以待的结局将震撼你的心灵。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4-02-07 14:49:39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真的。”

顾清越分散的余光,轻轻瞥视愈渐愈近的李伯和许进二人,对着景湛重重点头。

她柔情似水的眼眸,将千真万确演绎的淋漓尽致。

景湛惨巴巴抿起薄唇。

抬起手背,将挂在眼尾的泪水擦掉。

说话的时候,喉咙中还抽抽涕涕地溢出哽咽,“那,那你发誓。”

顾清越顿时愣住,微微瞪大双眼。

她们狐狸最忌讳发誓了。

因为她们知道什么叫谨言慎行,祸从口出。

不遵守诺言,必遭天谴反噬。

不过仔细想想,当年狗皇帝灭她全族的时候,他们不是仍然好好的?

那天也没见电闪雷鸣劈死那群恶人。

“你不敢。”景湛陡然出声:“你骗我。”

瑟瑟寒风将他脸颊吹得紧绷,斑驳泪痕早已凝成晶透白霜。

脸疼,心疼,哪哪都疼。

然则,他就是僵持不动,迫切想寻求肯定答案。

李伯和许进站在不远处静候,轻易不会贸贸然打扰两人单独相处。

股股邪风穿透发丝,吹进顾清越纤美的脖颈中。

凛凛刺骨的寒冷,叫她缩起脖子抖了抖。

她细微不可觉察地秀眉微蹙,这次语调放淡了些:“我发誓总行了吧?”

顾清越满不在乎的语气,在景湛听来更像是搪塞唬弄他的话。

他氤氲的热流再次冲出眼眶,瞳眸中刹那之间雾气蒙蒙。

这头,许进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对李伯说道:

“要不要过去催催少爷和顾小姐?”

“再等等,宴会那边大概还需要一段时间才开始。”李伯稳稳当当站着。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少年和女孩的相处氛围不太美妙。

现在过去,不是主动挨枪子,自找麻烦吗。

也就许进,每天只知道打拳练招。

少男少女的心事,他是一点都不懂。

顾清越将冻红的双手插入兜里,低着头,不去看少年洇红泪雾的桃花眼。

脚尖轻捻雪地,将白雪踩地“嘎吱嘎吱”响。

女孩在这几年之中,时常忽冷忽热的对他。

刚刚还甜唧唧地哄自己,现在又是淡淡然,不爱理他的模样。

景湛突然狠狠攥紧拳头,他不敢把顾清越逼得太紧。

小猫咪急了还知道挠人呢,更何况是他的阿狸姐姐。

她有思想,有大脑。

尽管有血蛊牵制,她没可能离开自己。

但阿狸姐姐的思想和心,是他没办法去控制的。

景湛咬咬唇肉,将自己的手**顾清越口袋里。

然后找到她的手,牵住,十指交扣。

压抑住内心阴翳暴躁的心绪,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示好,“阿狸姐姐,我信你。”

“哦,说完了?”顾清越抬眼看他,“宴会厅还去不去?”

景湛乖乖点头。

不像方才那般纠缠不休,执着的想要她起誓说喜欢。

许进跟李伯随着二人一同前往宴会厅。

厅内人熙攘攘,数不清多少个人头四处攒动。

此楼与别处不同,房间充裕,设施装修鎏金奢华。

四处彰显独特,有钱,有钱!

三楼休息室……

楚睿泽一手抄兜,吊儿郎当倚靠门框。

指骨“咚咚”拍响房门。

“我说,两位千金大小姐,你们俩还没休息够?”

“干嘛?”楚倩倩打着哈欠,姿态慵懒地拨弄刚烫好的金色**浪。

她掀掀眼帘,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嗲声嗲气道:

“急什么~没看我跟姐姐正梳妆打扮呢吗。”

闻言,楚云夕秀丽端庄地转过身,冲自家弟弟温婉一笑,“他来了?”

“来了,来了。”楚睿泽耸耸肩,“真不知,那个怪物有什么值得你惦记的。”

楚云夕笑而不语,转回身,坐在化妆镜前涂抹口红。

身旁睡眼惺忪的楚倩倩站起身,粉红色高跟鞋,顷刻将她衬高十二公分。

她照着镜子,抬手左右拨动发丝,挑挑眉,打趣地说:

“你还不知道她嘛,姐姐想要的可不是那个怪物。”

楚倩倩意味深长地拖起音调:“她要的可是~”

“倩倩!”楚云夕望着镜中没分没寸的女孩,

忽然加重声音:“这是在别人家里,当心隔墙有耳。”

楚睿泽“嗤笑”一声,“真搞不懂你们,反正你们两个快点。

“景老爷子他们可都进场了,爸让你们赶紧过去。”

语毕,楚睿泽转身离开。

他走后,楚倩倩重新坐回皮椅中。

伸出豆蔻红艳的手,拿起安安静静躺在茶几上的黑屏手机。

看她开始愣神发呆,楚云夕透过玻璃镜面凝着她问:

“又在想你的温家哥哥?。”

听她提及自己心心念念得名字,楚倩倩红唇立即噘起。

骄恣的面容氲上躁意。

“自从下飞机,这都过去两天了,他一条短信没回过。”

“那你给他打电话问问不就得了。”楚云夕涂好口红,站起身,朝她走过去。

繁琐华美的大红色礼服,因着她走路,裙尾摆出漂亮弧度。

楚倩倩烦躁地将手机扔回茶几,“打电话?”

她怒道:“这两天我都给他打过两三百通电话了,

不是占线,就是正在通话中!”

楚云夕:“……”

这分明就是不想理她。

“先下去吧。”楚云夕和婉开口:“温阿姨今天也会来,

要不然,等会你抽空问问她。”

楚倩倩一听温母会来,眼睛立马亮了。

温羡安最听他妈妈的话。

要是能让温姨说说他,搞不好,他马上就会联系自己!

楚倩倩在心中打着如意算盘。

与此同时,楚云夕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在暗中谋算。

进入大厅,顾清越便以着急去卫生间为借口,短暂摆脱黏人的景湛。

楚氏姐妹下楼的时候,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和惊叹。

喧哗中,姐姐一袭红裙,板栗棕色头发向后拢起,一副温雅娴静的姿态。

妹妹则是波浪金发,披散于胸前。

杏眸圆润甜美,看起来如同夜晚闪耀的星星。

楚父看着两位貌若天仙的女儿,全然继承了她们母亲的样貌优点,心中煞是满意。

今天务必要让两个女儿,在景家面前留个好印象。

据说,景琛今年有三十八九,膝下一子未有。

而景湛,差不多也有十八岁了。

虽说他平时不出门,相关消息也比较少。

不过他大女儿…貌似对景湛格外感兴趣。

若是今天能顺利攀上景家这棵摇钱树……

无论是哪一个,哪怕是景薄天也好……

这于刚搬回瑞国发展的楚家来说,无疑是锦上添花。

楚父揣度着,笑呵呵挺了挺油腻的大肚腩。

他上前挽起女儿们的手,稀薄的眉头忽然皱了皱,“睿泽去哪了?”

“他没下来?”楚云夕狐疑道:“睿泽比我跟妹妹早五分钟下来的。”

第23章宴会,意外

“算了算了,先不管他。”

楚父说罢,带领姐妹花,往景薄天他们三人所在方向赶去。

他心中思及,儿子目前不重要。

现在首要任务是两个宝贝女儿,能够顺利同景家攀上关系。

景湛自顾清越离开,空乏的桃花眼渐染燥郁。

许进微微凑近他,询问:“少爷,要不要我去找找顾小姐?”

景湛漆黑的瞳仁沉了沉。

说话的语调冷冽,清哑嗓音委屈透顶:“阿狸不喜欢。”

说完,他眉眼耷拉着垂下,继而道:“阿狸去洗手间的时候,最讨厌我跟着。”

许进:……

任谁去洗手间,都不会喜欢被人盯着吧……

要是他的话,根本拉……不出来!

这时,楚父携女儿走了过来。

景薄天同景琛,沈润云,温母,还有一些商业人士正在交谈。

楚倩倩见到温母,立马热情满满地挎住她胳膊撒娇:“温阿姨~倩倩好想你呀~”

温母面容端肃不改,不过,还是慈爱地摸摸她的头。

楚父见状,赶紧将大女儿推上前,“景老先生,这位是我大女儿,楚云夕。”

“那位是我二女儿,楚倩倩。”

他说着,展开谦恭笑容,“云夕,倩倩,快向景老先生和景先生,景家公子打招呼。”

景薄天今年六十五岁整。

身姿依旧硬朗,唯有鬓角两侧,稍许白发未被覆盖。

他杵着拐杖,鹰锐的眸子微微眯起。

楚父说完话,两姐妹花骤然拿出最好的礼仪姿态谦顺问好。

景琛唇角笑容虚假不变。

但脸色明显比前几年苍白不少,眼睑皮肤还泛着青黑。

景湛神情冷漠,黑沉沉的桃花眼不起半分涟漪,甚至看都没看她们两人。

漂亮的眼眸只有望向某个角落时,湛黑的瞳仁才会生出丝丝反应。

景薄天淡淡点头,客套与楚父寒暄几句。

楚云夕悄悄注视俊美少年。

只见他目光直直盯着斜前方拐角,不知在看什么。

楚云夕拢拢发丝,调整好仪态,向他走近。

笑容宛然优雅,“景湛,你还记得我吗?”

景湛仿若没听见她说话,直接无视,侧身走远。

他随手拿起桌面餐盘,开始挑选精美小蛋糕。

见楚云夕吃瘪,许进虚虚握拳,掩住憋笑的嘴。

楚云夕斜眼觑向许进,没管他是嘲笑自己,还是其他原因。

她锲而不舍地跟着景湛,同他并排挑选蛋糕餐点。

楚云夕美目流转,侧头看向景湛,温柔开口:“我们五岁的时候见过。”

她一凑近,浓郁的香水味霎时扑鼻而来。

大股大股浓香瞬间钻进鼻腔。

景湛马上屏住呼吸,“恶心。”他冷声说了句,嫌恶地丢掉蛋糕盘。

蛋糕磁盘“嗙啷”一声。

环绕在附近的人,倏然安静下来,怔怔望向这边。

景湛此时耐心剩无所几。

他没管众人打量的神情,冷着一张脸,径直前往洗手间。

楚云夕贼心不死,还想追上去。

许进猝然拉下脸色,挡住她,“这位小姐,我们少爷可不是你能招惹的。”

闻言,楚云夕尴尬的整理整理裙摆。

等她再说话时,依旧温柔含笑:“这位先生您大概误会了,我同景湛儿时见过,

本来是想老朋友之间叙叙旧,并没有其他意思。”

许进不屑地“哼”了声,没有放她追过去的意思。

他从小跟在少爷身边。

除了顾小姐,就没见少爷搭理过哪个女孩。

就算她跟少爷曾经见过面,多半也是没理过她。

要不然怎么不选她进景家?偏偏选顾小姐。

景薄天等人就在后侧不远处。

楚父见此,朝景薄天抱歉颔首,匆匆前去拉走自己女儿。

宴会厅喧闹不止,顾清越躲在洗手间难得清静。

等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了。

她堪堪踏出洗手间大门,面前突然出现一堵高墙。

“呵~”楚睿泽调笑道:“这位小姐身体不舒服?”

“我看你进去大半个小时没出来,吓得我差点帮你叫救护车了。”

顾清越蹙眉,睨了眼身前玩世不恭的少年。

声音平淡,没有起伏:“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

说完这话,顾清越绕开他走出去。

楚睿泽大步一跨,再次将人堵住。

双臂大大张开,将她囚于走廊中央。

少年臂膀宽她许多,这么一拦,顾清越不得前行。

纯净如雪的小脸霎时冷意盎然。

她冷下声音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楚睿泽收回手臂,双手**西装裤内,“我跟着你走一路了,你都没发现我。”

他说着,背部抵靠在走廊内的翡翠墙面之上。

一腿稍稍弯曲,单用另一腿支撑。

自认为很帅气的撸了把头发,声音戏谑:“你在跟我玩欲擒故纵?”

顾清越:“……”

这男的怕不是从哪家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脑残?

楚睿泽盯着女孩不施粉黛,却异常仙美的脸蛋。

这张楚楚动人的脸,不知比他那两个成天只知道臭美化妆的姐姐,漂亮多少倍。

女孩下身穿着普普通通的浅蓝牛仔裤,上身则简单的白绒毛衣。

明明是极简的穿搭,却将她衬得清丽脱俗。

腰段婀娜,一掌即握。

亮丽乌发,卷曲自然。

刚才瞧见她第一眼,就被她这头秀发所吸引了。

没想到,正面更美得勾人眼球……

楚睿泽心中估摸着,若是世家小姐不该是这身打扮。

看来,应当是勤工俭学,或者是景家女佣。

这么一想,楚睿泽更加大胆。唇角微扬,勾勒出邪恶的弧度。

他稍稍欺身压向顾清越,声线暗哑:“与其在这打工,不如跟了我怎……”

余下两字,没等全然脱口,瞬间随风飘散。

呼啸的拳风迅疾扫过。

“砰”地一声闷响。

楚睿泽直接痛呼倒地。

景湛嗜血的双眼赤红,拎起楚睿泽的衣领,一拳接着一拳,狠狠照他俊白脸颊揍去。

顾清越懵怔片刻。

很快反应过来,欲要拉住疯魔的景湛。

手臂只伸出一点,她动了动指节,顿时收回。

自己多管闲事做什么。

一个疯子,一个精神病。

关她什么事?

打吧,打吧,随便打,是死是活都与她无关。

静谧的走廊内,只听得见重拳“嗙嗙”单方面砸肉的声响。

顾清越伫立在旁侧,双臂交叠,冷眼观看。

“啊!!打人啦,打人啦!”

“快来人啊!”

女音猝然“啊啊呀呀”尖锐刺耳地嚎叫。

顾清越原本沉浸其中,看的正起劲。

女音这么一叫嚷,吓得她猛地打哆嗦,顿时手捂胸口,扶住墙面。

走廊外“踏踏堂堂”的脚步越来越近,大群人马杂乱赶来。

顾清越狐眸微转,赶紧装模作样抱住发疯的景湛。

“好了,别打了,他快被你打死了。”

背后柔软贴来,景湛狠厉的动作倏然顿住。

紧接着,霍地甩开气息奄奄的少年,转头与顾清越四目而视。

景湛一张俊美如斯的脸,表情尤为暴戾。

他咬牙切齿,怒火中烧地质问:“你就是因为他,才离开我?!”

自己赶来的时候,两人脸庞贴的极近。

就差一点点,要是他再晚来半秒钟,他们俩是不是已经接吻了!

景湛越想越难受。

心痛加心酸,如同迸发的滔天洪水般袭来,湮没了他所有神思。

她要是敢跟别人做那种事!自己绝对会杀了那个男人。

躺在地上的楚睿泽此时发不出半点声音。

脸上,身上被打的全都是血。

眼眶青青紫紫,高高肿起,眉骨眼球突出,大片大片血水止不往外渗。

适才样貌端正的脸,现下,估计连亲妈都难辨出他是谁了。

旁观的时候顾清越还不觉得怎么样。

现在近距离观视楚睿泽可怖的血脸……

她下意识颤栗,颤颤巍巍吞咽干涩的喉咙。

景湛方才半弯的腰直起。

阴鸷的桃花眼死死凝睇顾清越泛白的小脸。

殷红唇畔勃然掀起,“你需要给我个解释。”

话落,他攥住顾清越微微颤抖的肩膀,音调低沉,语气森寒:

“阿狸姐姐最好不要骗我,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撒谎的代价。”

小说《偏执占有自闭少年又在装乖骗我》 偏执占有自闭少年又在装乖骗我小说第22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