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笼中罪
主角是秋明艳余善良的小说在线阅读 笼中罪免费阅读

笼中罪小酒馆

主角:秋明艳余善良
主角是秋明艳余善良的小说叫做《笼中罪》,是作者小酒馆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二年前,六月天的一个暴雨夜,东河县郊区望兴别墅内发生了一桩入室杀人案,凶手至今未归案...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9-05-25 17:17:0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摄影班的旅程说走就走,当天下午就坐上了开往大鼓山野外自然风景保护区的大巴车,在这个充满人情与情商的社会,赵岩上车之后只一个眼神,便没有人敢坐在余平安旁边的座位。

余平安喘了一口粗气,坐在了靠近走廊的座位上,赌气一般地与赵岩对着干。

秋明艳上车,微笑着与众人打了一声招呼,见到余平安那张自打她出现便满是戾气的面孔,收起笑脸低着头默默地走过余平安的身边,在后面找了一个座位坐下。

秋麟电话里叮嘱过赵岩,要对秋明艳多加关照,甚至点名了余平安,可哪里有想到这个技术最好的摄影师居然这个时候犯起了愣子,若是被秋明艳告知了秋麟警官,赵岩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秋麟警官解释,。

赵岩甩给余平安一个要杀人的表情,而后在摇摇晃晃的车子中,走过余平安的身边时,狠狠地捶了一拳正在假装闭眼沉睡的余平安,走到秋明艳身边,说道:“不好意思,明艳同学,这样吧,你跟着林子轩老师,他的摄影技术也超高的”。

秋明艳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脸,出人意料地拒绝了赵岩的好意:“算了,不用麻烦的,我就跟着余老师了,我看过他的作品,真的很棒”。

而后声音加大了些,说给余平安听:“可能是余老师对我有什么成见,我还要在班里学习好久,总不能叫余老师一直对我有成见下去吧”。

听见这话的余平安侧过身子半躺在倾斜的座椅上,立起外套的衣领遮挡在耳朵两侧,一副厌烦到了极致的样子,嘀咕了一句:“烦死个人,屁事儿真多”。继续装睡。

车子开到了大鼓山野外风景自然保护区,茫茫云海下,方圆数百里的连绵大山横卧在天空之下,不免叫人产生片刻间‘会当凌绝顶’的雄心壮志,而后纷纷拿出看家的宝贝,咔嚓咔嚓地在山脚下留下此行留念的第一张照片。

余平安特意绕开也在摆弄相机的秋明艳,站在人群之外对着烟雾缭绕,郁郁葱葱的大山拍了两张。

眼角余光瞥见秋明艳跟了过来,余平安还想快步向前走去,脚下踩了一块滚石闪了一个趔趄,秋明艳跑了两步过来扶住余平安,反差着余平安对她的冷言冷语,关心道:“余老师,您慢点”。

见秋明艳的手扶在胳膊上,如是躲避狂灾巨兽一般退后,与秋明艳保持两步远的距离,惊慌的神色映在脸上昭然若示,掩住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不去看秋明艳那张美丽,俊朗,又无比熟悉的面孔。

余平安记得,十二年前,他们一家三口还在东河县的时候,母亲余淑华因脑淤血住院,主治医术就是当年死在他们面前的言毓秀,言大夫。

而今,言毓秀的女儿就在面前,那张俊俏的面孔与她的母亲是那样的相像,秋明艳的一颦一笑,都让余平安无法忘记当年的言毓秀在他面前瞪着惊恐无措的眼神,至死不能瞑目的表情,匕首刺心一样的疼。

疼得余平安只得以一副愤怒的表情来掩盖从内到外,从心到面上对秋明艳的愧疚与无法直视。

余平安端着相机毫无目标地拍了两张以缓解面上的尴尬,摄影班的队伍开始朝着大山深处进发,秋明艳跟在余平安身后,寻找着各种可以与余平安聊得来的话题,可是余平安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要么是默不作声,要么是简单地嗯嗯两声,大步走着,完全不顾在后紧追,已经气喘吁吁的秋明艳。

秋明艳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怪大叔,明明是第一次与他见面,为何会像排斥洪水猛兽一样地排斥她?

与看上去更和蔼一些的赵岩说上几句话,这位似乎对余平安更多些了解的赵岩只说:脑袋生了锈,多磨磨就好了。

傍晚时分,一行人在山中扎营,二十几顶小帐篷花花绿绿地支了起来,架起的简易野营铁锅里煮着带来的速食食品。

余平安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径自来到离营地几十步远之外的地方,依靠着一颗高松按下了接听键。

余善良的声音响起:“哥,你,见到,见到她了吗”?声音微小而断断续续。

迎上去的是余平安憋在心里许久的压抑形成的怒火:“艹,余善良,你个傻_逼,我告诉你,我不只是见到她了,我现在还甩不掉她了,你知道吗,我他_妈现在连杀了我自己的心都有,你知道吗”?

压低的声音也掩盖不知话语里的火药味道,绷得僵直的手指一遍遍地抓挠着已经蓬乱的头发。

余善良没有说话,手机那边只传来一个男人咬动牙齿的声响与叹气声。

“余老师......”。

身后突然响起秋明艳的声音。

余平安赶紧关了手机,手上一抖,险些将手机掉在了地上,傍晚时分,已经渐渐拉下帷幕的天色,在深林中更是有如在头顶的天空扑盖上了一层黑色的幕布。

模糊地只看清一个人的样子,看不清这个人的样子了。

否则余平安脸色的煞白,额间的惊汗,失措的眼神都会统统呈现在秋明艳的面前。

余平安还无法适应在秋明艳面前装得若无其事,装得一身清白,问心无愧。

“啊”?余平安迟钝了答应了一声。

约莫是察觉到了余平安的异样,秋明艳小心翼翼地说道:“林老师叫我来找你,饭好了”。

“哦”。

又是一声极简单的回答,收起了半分钟之前的一身戾气,如是做了令人发指的亏心事一样低着头走过秋明艳的身边。

事实上,他所做的的确令人发指。

......

晚饭过后,守着在城市里难得一见的篝火,将每个人的脸都照得红扑扑的,地上散落着一片已经空掉了的青岛啤酒的罐罐,有些醉意上头的赵岩站起身来,竟领着一圈人唱起了摄影班的班歌......

十几个五音不全的掺杂在其中,勉强能听出这还是那首【英雄】的曲调: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望着那灿烂的夜空,我会感到那里充满了太多的梦想,告诉自己生命就像一场,就像一场比赛,不争取就一定会,一定会失败......

这首歌唱的是她,是他,是他们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为梦想和生活在拼搏的人。

一路上就没有赏给过赵岩一个笑脸的余平安选择坐在了圈外,手里捏着一罐还没有喝光的啤酒,果不其然,开朗性格的秋明艳偏不与对她爱答不理的余平安置气,抱着一款新式日产松下单反相机就坐在了余平安的面前。

真烦,真讨厌。

余平安不想理她。

之前以为余平安是恃才高冷,后又觉得余平安有些神秘,常怀猎奇心理的秋明艳一时间倒是对这位不搭理她的大叔产生了兴趣。

当然不是‘性’趣。

秋明艳看了一眼挂在余平安脖子上的相机,是德产柯达单反相机,笑嘻嘻地没话找话:“余老师,我看他们用的都是日产相机,怎么你的是德产的”?

“我不爱用小鬼子的东西”。看都不看秋明艳一眼,勉强的回答,紧着打了一个酒嗝。

“哦”,秋明艳鼓出一个O形的口型,见余平安的脾气虽然还是很差,可相比之前已经好了许多,试探性地问道:“余老师,我之前有听到你在电话里骂人,怎么回事啊”?

余平安心里一颤,手上顿时捏扁了啤酒罐,瞪大了一双牛眼看着秋明艳。

吓得这位一直在小心翼翼的小姑娘赶紧摇头摆手道歉:“对不起,余老师,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即使是面对一个可人小姑娘那委屈巴巴的表情,余平安依旧凶的起来,指着秋明艳的鼻子怒道:“我告诉你,我的事你少管,别再跟着我”。

把手里捏扁了的啤酒罐摔在地上,走进了一旁的帐篷。

篝火旁的歌声还在继续,秋明艳胆战心惊下忽地觉得好委屈,抽泣了几下鼻子,抹了抹眼角,干的,没能哭出来。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