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孙清孙文景陈莹莹小说阅读

替天行道城东九爷

主角:孙清孙文景陈莹莹
主角是孙清孙文景陈莹莹的小说叫做《替天行道》,它的作者是城东九爷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爷爷生前行为不端,害死了不少孤女寡妇,死的那天引来天雷劈尸……...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2-12 10:18:02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我自幼留守,跟着爷爷在农村长大。

爷爷是个风流老痞子,公社化那会儿自家都吃不饱饭,爷爷却屁颠屁颠跑去帮队里寡妇挣工分,奶奶呼天抢地,一口气没提上来活活气死在了家门口。

奶奶死后,爷爷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生产队里孤女寡妇都成了爷爷帮扶对象,队里男女老少都戳着爷爷脊梁骨骂,更有甚者还要撸袖子收拾爷爷。

常人做了这人人喊打的事,别人要打左脸,还得主动把右脸也伸出去。但爷爷却不同,但凡听见有人指责他,他理直气壮就破口大骂:"你们懂个锤子,晓得啥子是阴阳调和嘛!"

村里有家室的人几乎都跟爷爷断了来往,全在背后说爷爷要遭天打雷劈,但爷爷毫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整日背着双手,叼着烟杆满到处转悠。

爹娘结婚生了我之后外出打工,万般无奈之下才把我寄养在爷爷家,临走千叮咛万嘱咐,让爷爷千万要教我好的。

爷爷嘴上应是,但从我记事起,他就时常带着我往那些孤女寡妇家跑,三天两头带着我在她们家里过夜。

村里长辈看不下去了,就找了个时间堵在我家门口,指着爷爷鼻梁骂,说三年严打才过去没几年,他这么做,迟早有天要把我给害死。

不料爷爷听罢转头问了我一句,"你愿不愿意跟她们呆一起?"

因为我和爷爷的关系,村里极少有愿意跟我说话的人,倒是那些孤女寡妇见了我就跟见了亲人一样,我平日的零食是她们给的,身上的衣服是她们织的,平时零花钱也都是她们给的。我自然是愿意跟她们呆一起的,就嗯了声说,"愿意。"

我本人都点头同意了,村里长辈只能无奈骂一句,"继续作,以后死都不管你们,今后娃他爹娘回来,看你咋交代。"

一语成谶,我九岁那年初夏,一向硬朗的爷爷突然病了,几天就病至无法下地走路的地步。村里人都说爷爷这是遭了报应,这下连床都下不了了,本该收敛了吧。

但令村里人惊掉大牙的是,爷爷自己去不了,却每天撵着我去那些孤女寡妇家,一天都不能断。

持续了约莫有半个月后的一天,我跟往常一样,游走到了邻村一孤女家中。

她才二十岁,早年父母双亡,名叫陈莹莹,很腼腆,平时话不多,基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跟人多说几句话就会脸红,村里人不待见孤女寡妇们,唯独她除外,有不少婆子都说要帮她相个对象,却被她拒绝了。

我去了她家,她也只是笑了笑,抓了把零食给我后就自个儿坐在旁边扎鞋底去了,扎了有一会儿我才发现她扎的那鞋底比她自己的脚要大得多,就好奇问她,"你的鞋底给谁扎的呀?"

她把鞋底拿起来晃了下说,"我这几天梦见你家门口那棵老槐树烂了树根,紧接着又被一道闪电劈中,树皮全都劈掉了,就想着给你爷爷做双鞋子,以后走起路来也踏实些。"

农村人都信这些,这叫'降实话',梦到的事情或者无意中说出的话,很可能会真实发生,因为爷爷最近生重病,她理所当然就把那老槐树当成我爷爷了。

我只哦了声,没接着应腔,那么多人骂爷爷要遭天打雷劈,他到现在也没被劈,说明这些话也就是说说而已。

我们这边儿刚说完,她家门口来了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这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衣服,脚上穿着双黑色棉鞋,到门口往屋里瞥了一眼,然后盯着我问,"小伙子,树有魂没皮必死无疑,但要是人有皮没魂又会怎么样呢?"

我只把他当成了附近村子的过路人,就随口应答,"人没魂当然活不成,光有皮有啥用。"

这个男人点点头,看着我身后的孤女问,"你听明白了吗?!"

孤女愣了下,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鼻子里登时流出了殷红鲜血,紧接着一头栽到地上没了动静,我再抬头看那男人,门口哪儿还有他的踪影。

在农村听过不少妖魔鬼怪之说,但却是第一次真正接触到这种事儿,吓得夺门而逃,逃了一半又回去看那孤女,却发现孤女口鼻流血趴在地上,早就没了呼吸。

那是我第一次亲眼见证死亡,没有人不怕死,更何况是年幼的我,我被吓得边哭边跑,回了家里哭哭啼啼把这事儿跟爷爷说了。

原本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爷爷听了这事儿,就像是安了弹簧一样从床上蹦了起来,下床翻箱倒柜找出了一面铜锣,嘴里不停嘀咕骂着,拿了铜锣对我说,"你在屋里呆着,不管听见啥声儿都别开门。"

爷爷说完就出了门,然后那天晚上整个村子里都是爷爷敲锣的声音,伴随着锣声的还有爷爷的呦吼呦吼的吆喝声,从村东敲到村西,然后又从我们村敲到邻村,搞得附近几个村子鸡飞狗跳。

这种阵仗我听爷爷说过,他是在撵东西,公社化以前附近几个村子都是荒林,林子里有不少豺狼虎豹,人们为了撵走它们就会点着火把漫山遍野地敲锣打鼓,但是现在豺狼虎豹早就走光了,我不明白爷爷在撵什么。

直至第二天清早爷爷才回来,本就已经生了重病的他,经过这一晚的折腾显得更苍老了,坐在椅子上喘了好一会儿才跟我说,"那个男人跟你说的话,你就烂在肚子里,到死也不能说出去。"

我浑浑噩噩嗯了声,再胆战兢兢问爷爷,"那个男人是鬼么?"

爷爷随口应了句,"鬼也是人变的,怕个锤子。"然后起身到村里通知陈莹莹的死讯。

爷爷把事情大致跟他们说了遍,其中隐藏了那男人说的那几句话,只说陈莹莹是被整死的,在村里人眼里就变成了陈莹莹是被侮辱致死的。

村里人即便再讨厌爷爷,如今死了人他们不可能不管,纷纷到陈莹莹家,帮陈莹莹收尸,并着手办灵堂。

他们悯于陈莹莹死得可惜,又疑惑于陈莹莹的死因,因为陈莹莹身上没有伤口。

按照农村的管理,人死后要擦干净身体,换赶紧衣服,这叫清清白白地来,干干净净地去。

只是当他们给陈莹莹换好衣服时,我却愣在当场,因为陈莹莹身上穿着的衣服和鞋子,跟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当即拉扯着爷爷,指着陈莹莹尸体惊恐地说,"爷爷,那个男人跟她穿的是一样的衣服。"

这话被村里人听到了,有人当场反驳,"你是不是眼花看错了哟,这是寿衣,是给死人穿的。"

农村寿衣分两种颜色,一种是红色,一种是黑色。

红色的寿衣是给六十岁以上的人死人穿的,六十岁以上死亡,这叫寿终正寝,称为喜丧。

六十岁以下的死人才穿黑色寿衣。

之前发生的历历在目,我不可能记错,很笃定地说,"他就是穿着这黑色寿衣,还有鞋子也一模一样。"

这下村里人都哑口不说话了,有人当即表示家里有事儿,要回家一趟。就算那些留在灵堂的人,看着陈莹莹的尸体,也是满脸恐惧,在之后的时间里各自找借口带着孩子家人离开,到最后就剩下我和爷爷还有其他一些孤女寡妇留在灵堂里。

过了会儿,村里一老人又返回了灵堂,他是我爷爷的堂兄,平日对爷爷厌恶得不行,但也一直对爷爷抱有希望,他站在灵堂门口说,"人不可跟天斗,就能跟鬼斗了么?这事儿明显不是活人做的,肯定是那丫头冲撞了他,你们跟那丫头关系不浅,听我一句劝,趁现在还没找上你们俩,赶紧回去莫管这事儿了,你这辈子作了不少孽,死不足惜,但是娃儿无过,莫连累了娃儿。"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