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小说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黄河传闻
黄河传闻李志文苏瑶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黄河传闻黄山老狗

主角:李志文苏瑶
小说主角是李志文苏瑶的小说叫做《黄河传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黄山老狗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讲述东北剃头匠的阴森往事。女同学半夜上门找我理发,结果........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6-03 14:28:10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八章我喜欢钱

我跟着苏瑶离开木屋,外面风雪依旧猛烈,感觉苏瑶好像生我气了,她也不说话,低着头只顾走。

上楼进屋后,张老头还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我咳嗽了声,说:“张大爷人挺好的,之前你俩有误会,你能给他给弄醒不?”

苏瑶有些不情愿地伸出手,在张老头人中上掐了几下,还好,张老头没啥大事,只是被吓晕了,睁开眼瞧见苏瑶后,吓的老爷子怪叫连连:“女妖怪!托塔李天王何在?快来抓妖啊......”

苏瑶轻轻踢了他一脚,啐道:“老东西,你再乱叫?我把你嘴撕烂!”

能看出,苏瑶心情极差。

此番较量,张老头丢人丢到了家,骚着脸爬起来,二话不说就逃回隔壁了。

我拿来条毛巾擦脚,光脚走雪地的滋味太难受,我脚底板冻的梆硬。

想起苏瑶收拾张老头的画面,我忍不住问道:“张大爷脸上给你抹了下,就发羊癫疯抽抽了,你是咋做到的?”

苏瑶冷冷地扫视四周:“雕虫小技而已,我们苏家人都精通幻术,那老头之前中了我的幻术,眼前出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被吓晕也正常。”

“你忘了?我姑妈去理发店找你那天,就给你下过幻术。”

她不说我差点忘了,之前我给苏锦绣剪头时,她头发又长又密,跟野草似的,死活都剪不完,原来我当时中了幻术。

苏瑶白了我一眼,继续道:“至于那老头请的破门神,对付小鬼也许有用,可惜我是活人,那玩意还能拦住我不成?”

我恍然大悟,张老头摊上我这事,也够倒霉的。

苏瑶打量着四周,皱眉道:“这是人住的地方吗?李志文,你混的也太磕碜了吧。”

我心里也不太舒服,没好气道:“你还不走,是打算在我这过夜啊?行,就床有点窄,咱俩凑合挤挤吧。”

苏瑶上前一步,神色恼怒道:“再敢乱说?信不信我宰了你?”

我知道苏瑶的能耐,不敢吭声了。

苏瑶美目冷冷扫视我:“刚才在我姑妈面前,你不是还挺能耐的么?就你这德性,眼光还挺高啊,怎么?你还觉得我配不上你?”

“不敢。”

苏瑶怒道:“那你......刚才为啥不答应和我结婚?你不喜欢我?”

我丢掉毛巾,脱了衣服钻进被窝:“我喜欢钱。”

苏瑶气的身子发抖:“所以,我和20万之间,你选择钱?我难道连20万都不值?”

“我知道,这事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把你牵扯进来,可我都主动要结婚补偿你了,当着我姑妈的面,你......你都不知道给我个台阶下么?”

我熄了灯,躲在被窝里回道:“给你台阶?那20万不就打水漂了?”

苏瑶气极反笑:“你太让我失望了,本来我对你印象挺好的,以为你不是那种让我恶心的男人,想不到你格局这么短浅。”

“没见过钱的废物!”

骂了我几句,苏瑶气哄哄的离开,她好像忘记说啥,过了会又冲进来,指着我道:

“这事丧太平还蒙在鼓里,拖个三五天应该没问题,那时我家的援手早到了,但假如,假如给他察觉到,来找你的话,你自己看着办,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苏家绝不饶你!”

苏瑶走后,我后半夜没怎么睡,有时候,人真的倒霉,苏家这口黑锅甩的,弄的我心里特堵。

早上起来,我迫不及待冲到理发店,果然,在柜子下面找到了那块玉牌。

这玉牌有女孩巴掌大小,通体血红,夹杂着玉石独有的纹路,抓起来凉冰冰的,玉牌上面系着根红绳,估计苏瑶平时都是贴胸戴的。

关键是它的做工,非常讨喜,玉牌上,阴阳双鱼盘踞在一起,首尾相连,阴鱼色泽桃红,而阳鱼则暗红,每一块鳞片,细节也刻画的惟妙惟肖。

单看材质,这玉牌就价值不菲,关键它还有续命的功效,更让它价值无法估算。

我寻思该把它藏在哪?家里肯定不行,理发店也不安全。苗医已经知道玉牌在我手里,随时会上门。

一琢磨,我决定把玉牌藏到朱飞越的面馆里,朱飞越是局外人,苗医不能怀疑到他,再说面馆就在隔壁,随时取回也方便。

大早上面馆刚开门,没啥客人,我进屋喊了句:“老板,来碗排骨面,只要排骨,盛满!”

朱飞越看到我进屋,嘴都吓抽了:

“李志文我告诉你,你别欺人太甚!以前你午饭白票也就算了,咋地?现在早饭也赖上我了?”

“我就进来瞅瞅。”

支开朱飞越,我进他厨房转了圈,其实朱飞越厨艺挺好的,缺点和我一样,就是穷,小面馆限制了他的发展。。

刚好来了客人,朱飞越屁颠颠前去招待,我找了个空调料罐,将玉牌塞进去,然后摆在橱柜最上层。

朱飞越窜进厨房,疑惑道:“鬼鬼祟祟干啥呢?”

我拍了拍手:“你厨房太乱,我帮你拾掇拾掇。”

朱飞越边拉着面条,边问我:“奇怪了,你小子居然没死,昨夜女鬼没来找你?”

我把大概经过说出来,朱飞越听的津津有味:“太特么邪乎了,苏家这帮人也够损的。不过我要是你,这上门女婿我当定了。苏瑶那小妹子虽然凶,却是一等一的美女啊。”

我说你阅历太浅,你以为苏瑶真想嫁我?女人心海底针,鬼知道她啥算计?

朱飞越将面条丢进锅里:“也对,就你这苦大仇深的脸,找媳妇是难。”

我懒得跟他斗嘴,转身要走,这小子故事没听过瘾,连忙拉着我道:“志文你给我讲讲啊,啥叫幻术?怎么个幻法?”

“具体我也不知道,但这玩意肯定邪门,你想啊,张老头一大活人,当场被苏瑶放倒了。跟放只鸡一样。这妹子可不简单,我家门一脚就被她踹开了,普通人根本不是她对手。”

朱飞越边在锅里划拉面条,边道:“苏家拜的是狐大仙,有两下子也正常,我跟你说,出马仙家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小时候,我们村有个小老头,是拜老鼠仙的,天天夜里睡坟地,那老头可厉害了,看事特准。”

“你说那丧太平算老几?苏家那么多人,干就完事了呗,怂他干啥?”

我想起那个穿黑纸衣的神秘男人,倒吸了口凉气:“因为......丧太平比狐大仙更可怕。”

在此之前,我从不信鬼神,关于出马仙之类的民间传说,我顶多也一笑置之,我爹在世的时候,经常吹嘘他多牛比,多少人排队找他看事啥的,我就纳闷了,你既然这么牛比,那咱家为啥还那么穷啊?

至于找我爹看事的人,我更是一个都没见过,一切都是他喝醉后,编造的谎言。

但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我隐隐开始相信,世间常理之外,是有玄机的。

也许鬼真的存在。

理发店生意惨淡,整整一天,一个客人都没等到,天黑那会,我正要锁门回家,突然一只阴冷的手,悄无声息地搭在我肩膀上。

我回头瞅了眼,顿时吓的六神无主!

一个穿黑色纸衣,手持黑伞的瘦高男人,堵住了我的去路。

丧太平!

这东西......来的也太快了吧?

察觉到我脸色的异常,丧太平开口道:“你认出我了。”

我吓的语无伦次:“没......没认出。”

丧太平推门走进理发店:“你给我理个发。”

我站在门口不敢进:“我关门了。你去别家吧。”

丧太平收起黑伞,坐下:“你这就挺好。”

他头上居然还戴了个黑斗笠,不过那斗笠并不是纸做的,而是某种金属,斗笠边缘锋利如刀。

我知道该来的躲不掉,只好硬着头皮上前。

丧太平摘掉斗笠,我这才看清他的真面目,这人大概三四十岁,长得还挺帅气,眉宇间很干净,瞧着不像坏人。

他头发确实很久没理了,有些凌乱,我手伸上去抓了一把,没感觉到异常。

“先洗洗?”

“不用了,你看着剪吧。”

街对面的服装店里,正放着首难听的歌:

苏喂苏喂苏喂,苏伟撸喂撸喂。

剪头的时候,丧太平目光透过镜子,盯着我使劲瞅,给我弄的很不自在,**脆把他脑袋往下按了按,丧太平低着头,眼珠子依旧向上瞟我:

“李志文,你知道我为何来找你。”他突然开口道。

丧太平显然不是本地人,说话带着股南方口音,细声细气的。

我抓剪子的手抖了下,不小心在他后脖子上划了道口子,血立刻冒了出来。

我连忙说对不起,找来创可贴帮他止血。

丧太平漫不在意地笑了笑,说:“苏锦绣一定警告过你,让你小心我,对吧?其实......你不用害怕我。”

我紧张的汗珠直往下淌:“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丧太平沉默了会,道:“苏家这次玩的的确很高明,但这些小动作,又怎能瞒过我?那天我在出殡现场,一眼就瞧出,苏瑶是在装死。”

“昨夜我失算,被那小狐狸的幻阵迷住,但我大概也能猜出,苏家肯定把玉牌转移到了别处,方圆十里的地界,说大也不到,想找到不难。”

“你们昨晚背着我,偷偷会面了,对吧?”

我还试图抵赖:“烩面?我一般只吃排骨面。”

丧太平摇了摇头:“我虽然是个苗医,但推演的手段,我也有所涉猎,苏家以为凭借区区幻术,就能瞒天过海?依我看,这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罢了。”

“他们在等援手吗?敢管这事的人,应该还没生下来吧,你聪明点,乖乖把玉牌交给我,免得麻烦。”

我依旧不松口:“买玉就去玉店,我这是理发的!”

小说《黄河传闻》 第八章 我喜欢钱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